RSS
热门关键字: 霍雨浩  露出  霍雨浩收  幼肢媚胎  天珠变  白羊隆深 
当前位置:抖胸热舞 > 抖胸呻吟 > 正文

王秋儿小黄文 王冬儿和王秋儿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20.07.11 浏览: 字号:【

我们的遇见是在大学,但是我却比她大5岁。我们不是同龄人,却是同年级。我们上着相同的课程,她是我的师妹,我,却是她的师兄和教官。

军训对于每个大学生差不多都是痛苦的,而对于我来说却是满满的回忆。警校,一个神秘而又枯燥的地方。作为士官班我的条件比学历班的她稍稍优越些。学校的军训任务分配下来,我分配到她的区队,担任她所在区队做军训教官。

中文名 王秋儿中文名 王秋儿

训练第一天我看到了她,短短的头发,两边的发鬓夹到耳朵后,看着有些幼稚的脸上有个可爱的酒窝,不太合身的军绿色作训服更显得她的纤弱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现在想想用“怜惜”来形容或许最为贴切不过。训练中我竟不忍烈日对她的暴晒,总是忍不住下口令,想尽办法让他们避开骄阳。我把她调到队伍的中央位置,是因为这样在指挥员位置我一眼就能看到她,看到烈日下映衬着的面庞,看到她倔强的目光。自私的,想要借着“职权”多看她一会儿……她并不知道,亦如茫然的他们,课间休息时,她总问我一些关于警校生活的问题,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:“你们会慢慢体会的,因为我只是比你早到这里4个月。”她又问:“教官,你以前是干嘛的?”我回答:“军人”。“我也要去当兵”她说,带着满眼的憧憬与向往。

王冬儿和王秋儿王冬儿和王秋儿

军训到中途我做了一个小手术,本可以因此请假休息,但是我还是坚持。因为,我想见到她……她总是学的很慢,但却很刻苦,上午训练结束后,她,给我递了一瓶水,我没有接,抿抿嘴角说:“大队规定,教官不能接受学员的东西。”她调皮的一笑说:“如果我不叫你教官,你可以喝吗?”我接过水她手中的水,看了看她甜甜的酒窝,说了声谢谢,就快步回了宿舍,因为汗水把我伤口浸得很疼,很疼……一个月的军训很快就结束了,她还是习惯叫我“教官”,但是,我对她,却多了一种感觉……

每天集合我都会提前到操场,因为我知道,这样可以看到她奔向我所在的位置。自那以后,乏味而枯燥的警校警校生活貌似多了些许莫名的情绪,也许,是多了她,也多了期盼。每每放假回校她都会给我带一些好吃的,每次都是发短信给我:“教官,等会下课在宿舍楼前等我,给你拿了点吃的。”向来,从不吝啬的我,却始终不肯拿她给的东西和舍友分享,我明白有些东西是不能分享,也不可能去分享。只想让她属于我,这是我的自私,毕竟
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昵称:
 
匿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