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
热门关键字: 霍雨浩  露出  霍雨浩收  天珠变  幼肢媚胎  白羊隆深 
当前位置:抖胸热舞 > 热舞挑逗 > 正文

男男嗯嗯啊啊 现代男攻男校园小说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20.10.31 浏览: 字号:【

啊啊啊快进来我想要口述情缠乡村玉米地小说/图文无关

相识两个多月她说想结婚

现代男攻男校园小说现代男攻男校园小说

在经历了两次失恋之后,我对爱情已经没有什么信心了,然而小婷(化名)的出现,却重新燃起了我对爱情的期待。

我和小婷是在一次房交会上认识的,当时我想要买房子,她是工作人员。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感到她很特别,从她的目光中我看到了都市女孩少有的那种单纯。

我向她咨询了一些事情,她也很热心,也许是一见钟情吧,我和她就这样认识了。

小婷今年23岁,比我小10岁,她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,对一切都很理想化。有时我对她的一些想法不太理解,比如她认为爱情不应该在乎天长地久,只要曾经拥有就足够了。我一对她的想法提出异议,她就会说“70后”和“80后”有代沟,“70后”没有“80后”时尚和前卫,甚至说我观念落伍了。

我实在太爱她了,虽然感到思想有些差异,但我还是觉得她说得有道理,甚至怀疑自己的想法是不是真的跟不上了,我也在努力迎合她,不希望和她有代沟。

认识两个多月后,有一天她突然提出,“我们结婚吧”,我吓了一跳,已过而立之年的我对于婚姻还是很慎重的,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就结婚我感觉不太合适。

看到我犹豫,她立刻不高兴了,“你还是不够爱我,既然这样我们就分手吧,以后别来找我了。”

其实我真的很爱她,生怕她受到一丁点儿伤害,更舍不得离开她。虽然她有时候爱耍耍小性子,但我还是可以包容她,为了她,我可以付出一切,可惜那时我根本没想到我的包容对她其实是一种纵容。

家里听说我要马上结婚,都非常反对,说彼此缺乏了解将来容易出问题。但在当时我已经完全被爱情冲昏了头脑,别人说的什么都听不进去了,急急忙忙地开始筹备婚礼。

婚礼仪式上她没有出现

婚礼就定在我们认识第100天的纪念日,这是一个很有寓意的日子,我希望我们的爱情能百分百地纯洁,能百年好合,白头到老。

小婷没有母亲,这些年一直是她的三姨在管她,她也很听她三姨的话。这次婚礼,她家那边都是她三姨帮着操办。按照结婚的习俗,婚礼前一天要送行李的,那天也是她三姨跟着来的。

布置好了新房,我父亲问她三姨去不去吃饭,她三姨可能客气一下说不用,我父亲是个实在人,认为既然都是一家人了就没什么说的了,就去忙第二天婚礼的事儿了。没想到就是这个细节,让我的婚礼成了我这辈子永远的痛。

第二天早上接亲,任凭我怎么敲门就是没人开,后来邻居出来说一早上小婷就和她三姨出去了。我一听慌了,赶紧给小婷打手机,电话里显示的是关机,顿时大家都慌了手脚。

我不停地给小婷打电话、发短信,希望她能顾全大局,赶紧参加婚礼,可是一直到上午10点多,饭店里宾客都到齐了,她也没有出现,音信全无。

我只好一个人赶往饭店,没办法形容当时在路上我的心情,我恨不得自己能够立刻死掉,这样我就不用那么痛苦地去面对眼前的一切。可我是个男人,不能把这个烂摊子丢给家人,我必须得自己去面对。

到了饭店,我一个人拿着花走了进去,在众多亲朋好友疑惑的目光中,我走到话筒前,说,“很抱歉我的新娘今天身体不太舒服不能来了,我很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婚礼,今天就算是我请大家吃饭了,下次等我找到真正的新娘时,我会请大家好好喝一顿喜酒的。”

说完这些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接下来发生什么我都记不清了。有来安慰我的,有抱怨小婷的,连小婷家的其他亲属也感到非常意外,还有说去帮着找回来的。

在一片嘈杂声中,我的婚礼结束了。送走了所有客人,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。

除了离婚我别无选择

婚礼结束后本该是度蜜月的,我却一个人在家里卧床不起。我不知道我的亲朋好友会怎么看我,我也不知道今后我将如何面对他们。

这样难堪的一场婚礼,简直就是一场闹剧,当我被她逃婚的“冷水”泼醒后,我开始反思自己,这到底是不是爱情,我和小婷在一起到底合不合适?终于,我找到了答案。

我一直没再给小婷打电话,婚礼后第三天,她来找我,若无其事地问我原定的下周去海南旅行准备得怎么样了,我告诉她我已经和旅行社解除了合同。

她有些吃惊地看着我,“你真生气了?”

我真是连和她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,我从床头柜里拿出结婚登记证,平静地对她说,“我们离婚吧。”

显然她没有想到我会提出离婚,哭着跑了出去。

晚上她三姨给我打电话,向我道歉,说是一时没想开,希望我能原谅她,我什么也没说,挂了电话,我还能说什么呢?错过的还能弥补吗?

小婷又来找我好几次,哭着闹着请求我原谅她,说她不想刚结婚就离婚。我家里也开始给我施加压力,说这样不定性的媳妇将来迟早也是个麻烦,不如趁早离了省心。

前天,小婷拿自杀来威胁我,如果说以前我还有些犹豫的话,这次我是真的受够了。我什么也没说,就挂了电话。这次可能是她真的对我绝望了,晚上给我发短信说她同意离婚了。

就这样,我们平静地分手了。拿到离婚证的那一刻,我忽然感到解脱了,该是这场闹剧结束的时候了。连真正意义上的夫妻都不是,我们却已经成为了“离异”群体,而这场悲剧又能怪谁呢?
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昵称:
 
匿名